网上干什么赚钱-正规网上挣钱的入门-宅男宅女赚钱方法

最惨共享单车元老口从把守所进到来来坤载,条留挣钱偿还

来源:网络整理   作者:czr   发布时间:2019-02-11

[导读]从被资本捧上天到成为弃儿,在共享单车这个行业,没人能独善其身,最近被搞得焦头烂额的ofo创始人戴威逃不掉,被称为“最惨共享单车创始人”的创始人丁伟也曾深陷其中。

       超过1000万用户在排队等ofo退押金,要不要在这个时候退押金也成了打口水仗的由头。今年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,共享行业进入“冰冻期”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。现在想想,4月份以27亿美金卖身的摩拜也算做了比较明智的选择,尽管在美团的财报上留了一个大坑。

  在共享单车的这份死亡笔记里,有一家公司始终绕不开,那就是町町单车,它的倒闭在当时引发了众多媒体的,而这份关注和创始人丁伟有很大关系,他也因此被称为“最惨共享单车创始人”,在此之前,他身上的标签是90后富二代,江苏泰州有名商人丁万青的儿子。其父丁万青,靠投资理财发家,后来投资了多家公司。丁伟从小就备受家人宠爱,出国留学,当练习生,自己有三辆跑车,会用父母给的几十万零花钱小打小闹的做一些项目。

  町町单车是丁伟的首个创业项目,也是南京首家共享单车企业。2016年下半年,共享单车行业迅速升温,父亲拿出2000多万创立了町町单车,丁伟出任执行董事。好景不长,2017年7月,丁伟的父母因公司债务问题被拘留,丁伟也因是公司股东被拘留在看守所将近40天,町町单车因资金链问题倒闭。

  近期,亿欧视也联系到了丁伟,从做直播、卖牛排、卖珠宝首饰到如今在一家上市公司任董事长助理,丁伟说这一年太苦了,但成长也很快,还在努力挣钱为父母请律师、还债。

  从富二代到负二代,什么变了?什么没变?

  以下对话为丁伟对亿欧视也的口述:

  亿欧视也:听说你昨天晚上刚从上海飞到?

  丁伟:是的,前天刚到深圳,又去了上海、,基本都是晚上飞白天工作。这一年都是这样,我现在在一家上市公司任总裁助理,已经呆了十个月左右。

  亿欧视也:你是怎么进入这家上市公司的?

  丁伟:我听说我们董事长在高管会上,就说我要这个人,谁能帮我把这个人挖到我们公司来,就奖励一部苹果手机,后来通过媒体联系到了我。后来跟董事长聊天中,他觉得我曾经有过很好的生活,知道如何去跟有钱人、有地位的人,甚至是娱乐圈的人打交道,认可我的商务能力。另外觉得我创过业、吃过苦,年轻人也能拼,所以他挺想培养我。

  亿欧视也:从你父母被拘留到你进看守所,中间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你在做些什么?

  丁伟:算是出去躲一躲,我就到了福州的朋友家,他给我租的房子,我基本上每天在30平的屋子里,天天喝酒买醉。也有不想活的时候,白天就去医院开安眠药,因为安眠药它是处方药,一家医院一次性只能给你开三粒,跑了五六家医院,大概20粒的样子,都吞了下去。20粒安眠药吃不死人,但是我记的一直在吐,吐得胆汁都出来了。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醒过来的时候又是一天,那个时候已经不想死了,死太难受。

  亿欧视也:你在看守所时的环境是什么样的?

  丁伟:就是一个大通铺上睡了十七八个人,挤到转身都转不过来。我记得我进去的前三天,都没怎么睡觉。一直在想,我到底犯了什么错?我们家到底犯了什么错?怎么就一下全没了,还全都被关进来了。

  亿欧视也:在看守所里呆了多长时间?

  丁伟:准确的说是24天。

  亿欧视也:你如何看待父母对你的影响?

  丁伟:我爸是个非常溺爱我的人,他除了吃饭、学习,基本不管我。上大学的时候,我跟我爸聊生意的时候,就经常会有矛盾。他不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因为他不知道能不能吃到螃蟹。所以我跟他有很多次生意上的沟通,网上挣钱方法大全,基本上是不了了之的。我觉得可能现在我们这个年代的人,跟自己的父母辈在精神上是有一些出入的。但是他们的教育还是能帮助我很多,而且我曾经给我爸写了一封信,我说感谢你,让我观过世界,我才有了现在的世界观。

最惨共享单车元老口从把守所进到来来坤载,条留挣钱偿还

  丁伟写给父亲的信

  亿欧视也:我记得你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,说要用你父亲的名字盖栋大楼,这个想法到现在有变过吗?

  丁伟:那个时候是连想都没有去想,发自肺腑说的一句话。你让我现在再说出来,我就会觉得还是挺难实现的,挺遥远的,但是我会以这个为目标。

  亿欧视也:从看守所出来后,为什么会想到做直播呢?

本文标题:最惨共享单车元老口从把守所进到来来坤载,条留挣钱偿还